10.0

2022-08-30发布:

变身休真记-第10章 徽杭古道

精彩内容:

變身休真記-第10章 徽杭古



     什幺話也沒有說,立刻把老姊拉進了我的房間,關上門,老姊見我的樣子這幺神秘馬上就來了精神,問我說:「什幺事啊,神神道道的。」

     我把手手指放在嘴前做了一個小聲的動作,在老姊耳邊輕聲的說:「我的奼女功突破第一重天了。」

     「啊?真的嗎,太好了,快告訴我,妳是怎幺做到的。」聽了我的耳語老姊也很興奮。

     「呵呵。」我笑了兩聲,把昨天和老爸的事情告訴給了老姊知道,立刻她的嘴巴就形成了一個O字形,好久沒有複原。

     愣了半響,老姊才從震驚中恢複了過來,指著我說:「妳、妳、妳……」

     見老姊「妳」了半天也「妳」不出一句話,我知道老姊想說什幺,她是想說我這樣做實在是太過分了,練功都練到老爸的頭上去了,畢竟這種事跟在外面一夜情相比是有本質的區別的。

     我也知道自己錯了,但更加錯的人應該是老爸才對,最後我們一致決定,既然已經發生的事情過去就讓它過去好了,下面我們又開始討論爲什幺我和老爸做愛以後,就可以立刻突破奼女功的第一重天。

     經過討論我們認定,其實我的功力早就可已突破第一重天的,老爸的精液可能起到了一個引子的作用。

     我們越想越覺得我們的猜測是對的,老姊看了看我說:「那我是不是也要跟老爸來一次才能突破啊。」我看了看她,心裏想:「這是一定的了。」

     老姊見我不說話,擡頭望了望天花板,呆了一會:「真是難選擇,是要繼續練功,還是跟老爸做那事……反正我現在功力還不到那一步,到時候再說好了。」

     說完臉色一變,淫笑著說:「臭丫頭,跟老爸幹的爽不爽啊,什幺感覺,告訴我。」

     看著老姊的樣子,沖著她吐了吐舌頭,笑著說:「不告訴妳,想知道嗎?自己去做啊。」說完就和老姊打在了一起。

     這個時候聽見老爸在門口對我們喊道:「笑什幺啊,飯好沒好,吃飯了啊,肚子餓死了。」

     老姊趕忙應道:「好了好了,馬上吃飯。」

     來到客廳看了老爸一眼,感覺有點不好意思,老爸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,老姊看在眼裏笑在心裏,吃過飯,我正在洗碗,突然張局長打了我的電話,在電話裏得意的對我說,他已經打了電話給公安局局長,說我打架的事已經擺平了,還叫我這個禮拜都不用上班了,下個禮拜一再去,去了以後什幺也不要說等等。

     我一一記在了心裏,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,老姊還在和老爸聊天,走過去問她:「不用回家陪老公嗎?都這幺晚了。」

     老姊聽了我的提問「哦」了一聲回答我:「忘了跟妳說了,妳姊夫去北京開會了,要十幾天才能夠回來,他不在家我也不用做飯,一個人糊糊就好了。」

     我點了點頭,和老姊一起陪老爸聊天,老爸見我跟往常一樣沒有什幺異樣,漸漸的也就放寬了心,慢慢的眼神又瞄上了我的大腿和胸部,我在心裏暗歎:「我碰上的怎幺全是這樣的男人。」這個時候我還不知道,奼女功已經在慢慢的改變著我,老爸也好,什幺人也好,只要是一個平凡的男人,根本就沒法抵擋奼女功的這種吸引力。

     老姊要回家了,說是家裏的窗戶可能沒有關好,要回去看看,問我要不要跟她回家去住,反正姊夫不在家,老爸在邊上稱老姊不注意的時候對我使了一個臉色,意思是叫我不要去,留下來陪他,我白了他一眼,對老姊說:「不了,我不過去,我還有點事要做。」

     老姊前腳才出門,老爸立刻就把我抱在了懷裏,對我說:「乖女兒,真是老爸的好女兒,來,讓老爸疼疼。」

     任由老爸抱著進了臥室,心說:「要不是我用奼女功幫你把全身的經脈疏導了一遍,你能這幺行。」

    把我丟在了床上,幾下就脫光了我的衣服,我又運起了奼女功在和老爸交歡的同時輸了一點真氣進入他的體內,昨晚的那次我已經把他的全身經脈給打通了,引導真氣在老爸體力運行了一個周天以後,我達到了高潮,享受了這次高潮後,見老爸呼哧呼哧的在我身上作者活塞運動,想想畢竟他的年紀也大了,不能讓他太勞累了,運功讓他射在了我的體內。

     結束以後躺在老爸的懷裏,一邊互相愛撫著對方的身體,一邊聊互相聊著天。昨晚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很緊張,除了做愛一句話也沒有說,今天就不一樣了,我們之間尴尬的氣氛經過今天的晚飯已經當然無存,就這樣我們慢慢的隨著了。

     第二天老爸吃過我做的早餐就出門鍛煉了,出門前還摸著我的屁股對我說:「跟妳做過愛後身體變的很輕鬆啊,人也比以前精神了,呵呵。」他還不知道我用奼女功在他身上做的手腳。

     爸才走沒一會就有人在門口按門鈴,我在貓眼裏一看,是老姊,也就沒有穿衣服,光著身子給老姊開了門,老姊見我這個樣子問:「老爸不在家?」

     我點了點頭,她接著又問:「妳跟老爸昨晚又做那事了。」

     我又點了點頭,老姊見我承認,以略帶責備的口氣說:「老爸的年紀都這幺大了,妳天天跟他這樣,想要他命啊。」

     我趕緊向老姊解釋說:「我再淫蕩也不可能抓住老爸不放啊,妳放心,我用奼女功幫老爸打通了經脈,還往他的體內輸入了真氣,他的身體只會越來越好,不會有問題的。」

     老姊見我這幺孝順高興的笑了笑,接下來我們就開始商量晚上到哪裏采陽補陰,我想了想說:「這幾天沒有什幺心情,不想做這事,老姊啊,姊夫這個禮拜都不會回來了,我們出去旅遊怎幺樣啊,這段時間過的實在是太夢幻了,我覺得我需要放鬆一下自己的。」

     聽了我的提議,老姊立刻表示同意,我沒事的時候在網絡上知道了一種旅行的方式叫做「驢行」,很想去參加一次,跟老姊一說,老姊也很敢興趣,說幹就幹,我們開車來到了本市的賣戶外用品的一條街,從頭到尾的逛了一圈,到底要買什幺我們已經在網上查好了。

     選擇了一家店,老闆被我和老姊兩個大美女一忽悠,骨頭輕了好多,居然以很便宜的價格賣給了我們,我和老姊對望了一眼心說:「我們還沒用奼女功就這幅德性了啊。」

     回到家裏報名參加了網上一個戶外俱樂部組織的去徽杭古道的活動,跟老爸一說,老爸堅決反對我們特別是我去參加這個活動,我跟老姊都覺得好笑,在我連續幾天對他進行安撫以後終于他也同意了。

     週四的晚上和老姊穿戴好我們買的裝備,出發來到了集合地點『火車站』,跟我們一起同行的有十四個人,一一跟他們笑了笑,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,沒一會火車就來了,跟著大家上了火車,第二天一早下了火車又轉汽車,好不容易才到了目的地,徽杭古道的起點。

     一行人成一直長蛇的隊形前進著,兩邊青山環繞,樹木郁郁蔥蔥,這一切的對我們這些長時間在都市生活的人具有一種無形的吸引力,拿起相機對著周圍的風景一下下的按著相機的快門,感覺在這樣的環境裏照人像是一件很浪費的事情。

     期間有很多人跑過來要幫我們背帳篷,很好笑,堂堂的奼女教的傳人還背不動一個帳篷嗎,笑了笑拒絕了他們的好意,一路上跟老姊有說有笑,山裏的空氣很新鮮,吸進肺裏後還有股青草的味道,這幾個月以來積聚在胸中的苦悶一掃而空。

     走著走著在前面山路的拐角處見著一個人影,仔細一看是一個老和尚,雖然年紀已經很大了,可精神卻很矍铄,不由的多看了兩眼,走到近處,這個老和尚毫無表情的和我們擦肩而過,但是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我發現他的眼角對著我顫抖了一下。

     我和姊姊都能看出這個老和尚是一個世外高人,互相看了對方一眼,再想一想,感覺在這種山清水秀的地方,看見這種世外高人也不奇怪,快步趕上了領隊,問他道:「領隊啊,這個老和尚什幺人的?」

     「什幺人,我不知道,但是前面的路邊是有一個很小很小的廟的,這個老和尚可能是這個廟裏的人。」他回答我道。